安🙇

吃刀子使我快乐❤
CP乱吃了解一下
主磕KPL❤明侦❤
但是
德云社,忽悠我爆磕!


德云,电竞女孩,忽吹

沉迷沙雕图,告诉吴织亚切大秃子我还爱他

我们一起学忽悠叫,一起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大家都是混蛋,谁也别放过谁ʕ·͡˔·ོɁ

你要问我具体有什么烦恼,我真的不知道,但就是无法开心起来。每天醒来情绪都是低落的,伴随着深深的无力感 ,一天又一天,不断的重复着ʕ̢·͡˔·ོɁ̡

请告诉桃花别开了,我的心上人已是佳人在侧,余生我已不能长伴在左,喜或悲或愁或怒,请恕我听而不慰,也请恕我已回到风里了✿

我相信你会来,又怕你再也不来了😐

睡前一直有一个声音,也好像是我的声音,告诉我:“他确实存在,我还记得要等他来。我怎么知道他不会来呢?有一半的我认为他不会来了,永远不会来了,但我为什么要相信另一半的我?”

(⊙ө⊙)✨

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很喜欢!非常喜欢!爆炸喜欢❤

墨华未绾:

    比赛以3:1的比分结束,两队握手环节AT照常和老帅拥抱,目光却被走向大仙的Knight吸引,仿佛是在和他赌气一样,Knight也与大仙来了个拥抱。如果说这时候AT还只是怀疑,接下来Knight的采访却坐实了他的猜测,他竟然说自己只是队友!


    采访结束后,Knight走到后台却发现AT还在,很是惊讶:“诶,你怎么还在?不去找你帅爷吗?”


    AT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的语气很无奈,却又暗自窃喜,“k奈特你别闹别扭了,我都没说你刚刚抱了大仙呢!”


    Knight却很不解:“我和大仙拥抱有什么好说的?”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AT愣了一会,才语带责备地控诉他:“k奈特你变了,你随便抱别人还不让我说!”


    Knight也没生气,只是笑着反问他:“我抱大仙怎么了?你不也抱了老帅?”


    AT几乎是下意识反驳他:“那不一样!”


    Knight嘴角笑意加深,“哪里不一样?”AT犹豫片刻,刚想回答就被他打断,“大仙之于我,就是老帅之于你,没什么不一样。”看到AT又有要反驳的意向,Knight也不愿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借口自己饿了先行离开。


    AT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呢喃着:“如果真是一样就好了,我也不必这么恐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AT发现Knight的生活不再只有游戏和他。他开始频繁自拍,微博下面多了很多人回复,梦泪,大仙,李九,甚至是edg.m的双阿兄弟。这也是AT从来不在微博下回复他的原因,他觉得他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俩可是曾经不用言语就能默契知道对方内心的人啊!


    AT越想越难过,曾经那么亲密的人,为什么现在却渐行渐远?


    诺诺的到来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他是来找AT一起去聚餐的,“阿泰,你在想什么呢?发了这么久的呆。还要不要去聚餐了?”


    AT的思绪还是蒙的:“聚餐?”


    诺诺好笑地看着他:“你不会是打比赛打蒙了吧?说好的比赛完了,要和GK一起去聚餐,你忘啦?”


    AT确实是不记得有这回事了。他只知道他一看到Knight和大仙的拥抱,脑子里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的表情还是呆呆的:“所以k奈特刚刚让我去找老帅,不是因为生气闹别扭?”


    诺诺以为他在担心Knight会生气他和老帅的拥抱,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他:“你放心啦,四爷是不会生你的气的,他刚刚还笑着和大仙聊天呢。”


    AT本来就不怎么明朗的心情,变得越发沉闷了。


    到了饭馆,两队选手已经坐在那等了许久。大仙,看到AT来了,还主动要给他让座:“来来来,我们换个座位,正好方便你和老帅聊天。”


    本来AT的座位是和Knight在一起的,大仙的座位紧挨着他,老帅坐在大仙另一边,也就是说从左到右依次是Knight,AT,大仙,老帅。大仙如果和AT换座位,也就意味着AT会和老帅坐在一起,而大仙会和Knight坐到一起。


    AT装作不经意地看向Knight,发现他是笑着的,这也说明他是乐于看见这种结果的。这一刻AT几乎要讨厌起他的笑了,仿佛是迁怒般,他选择无视了大仙的话,径自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大仙站在那里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Knight替他解围,解释道:“我泰爷可能是害羞了,大仙你快坐下吧!”


    诺诺也附和着笑了:“对啊,阿泰可能是不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得这么急切,不然他早就自己跑过去了!”


    老帅也很懂得接梗,直接走到Knight面前说:“山不就我,我只能来就他了。四爷,要不还是我们换个位置?”


    Knight起身让座,顺便取笑自家队友:“怪不得我泰爷这么喜欢帅爷,都被当小公主宠着了还怎么不喜欢?”一边笑着一边走到大仙旁边原来老帅的位置,和大仙一同坐下了。


    AT气得几乎要跳起来,却被身旁老帅一个用力按压
肩部阻止,明白自己实在不能再做些什么,他只能黑着脸默默接受了这个结果。


    Knight看着这一切,嘴脸笑意不减,转而同大仙继续之前的谈话。


    一顿饭吃下来,也到十一点了。AT或许是心情所致,一直在喝闷酒,不出意外一旬未过便已神志不清。老帅看他东倒西歪地怕他摔倒,索性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听着他迷糊呢喃了千百遍的名字,心里也是很无奈的,你他妈敢不敢对着本人说一遍?本来打算交给Knight正好解决这个难题,没想到自家队友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希望。


    Knight看了一眼靠在老帅怀里人事不省的AT,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不困,便答应了大仙要一起去逛一逛夜市的邀请。


    大仙满心欢喜,沉浸在心上人答应自己(四舍五入也等于是)约会邀请的喜悦中无法自拔,完全无视了自家队友称得上怨恨(即使是老帅,面对喝醉发疯的AT也很是想骂人了!)的眼神。


    昱日,AT头痛欲裂地醒来,发现躺在隔壁床上的身躯比往常胖了许多。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他下意识寻求安慰:“k奈特,我头好痛啊!”


    背对着AT的身体动了动,传出来的是他很熟悉却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你头痛啊,四爷不在,你先忍忍。醉酒嘛,头痛很正常的!”


    AT几乎是瞬间下床,跑到隔壁床上掀开被子一看,露出的果然是老帅的脸,下一秒他的咆哮响彻整个基地:“老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k奈特呢?!”


    老帅几乎是被他吼跑了睡意,下意识回答他:“四爷昨天和大仙一起……”好在理智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虽然也只能止损。


    AT迟迟听不到后面的话,急得凑上前趴在老帅身上追问:“后来呢?他们一起做了什么?”


    门被从外面打开,进来的正是Knight。他手里还拿着来不及放进裤兜的钥匙,看见两人暧昧的姿势,脸上有点尴尬:“我是不是不该进来?”


    一身清爽的打扮衬得Knight像是从偶像剧中走出来的王子,再加上脸上两抹害羞的红,AT承认自己酒醉还未清醒,此刻也只能呆呆地看他夸他:“k奈特,你真好看!”


    老帅却很清醒,马上推开了AT不说,还悄悄走出房间,给两人留出独处空间,以证清白。


    Knight明白老帅的好意,却也只能辜负他了。他看着AT专注着看着自己的眼神,曾几何时,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可如今,到底是迟了。Knight扶着被老帅推倒在地的AT坐到床上,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我昨天晚上和大仙一起逛夜市,逛得太晚就没回来睡,正好老帅为了照顾你睡在这里,我就睡了他的房间。”


    趁着AT还没反应过来,Knight继续道:“你也觉得我这身衣服好看?是大仙帮我选的,他的眼光不错。”


    AT不知道为什么Knight突然变了,从来不在外借宿的人竟然也会因为自己改变想法,他也只能顺着他的话题问他:“你想告诉我什么?”


    Knight叹了口气,“我想你知道的。”


    AT很难过,他想为自己争取一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你!k奈特,你不喜欢我吗?你明明对我那么好!”


    “老帅也对你很好,我想我们是一样的。”


    “不一样,你以前会吃醋。会因为我和鬼哥太亲近而吃醋,会因为我总是说老帅而吃醋,甚至会因为我和拖米双排吃醋!”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k奈特,我真的失去你了吗?我还没有得到就要失去你了吗?”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以队友的身份。”


    “我不想听了,你出去,你出去!”


    AT再次从房间里出来时,Knight已经不在基地了。随风说他有个朋友来找他,他要去酒店住几天,好陪陪朋友。谁都知道这是个借口,但谁也没揭穿。


    Knight再次出现是在他的直播间。他固执地在赛季初单排,哪怕一下午过去星星反而还少了两颗,他依然无视弹幕里让他和AT一起双排的建议。


    AT一开始进去看了眼,被弹幕疯狂提及,又退了出来。可还是想看,索性自己也开了直播,在千奇百怪的弹幕里找关于他的消息。不专心加上心情不好的结果,就是和他一起掉星星。


    这么过了几天,快要到比赛日了,十二终于忍不住了。虽然训练成绩没下降,可是除了训练毫无交集的两人真的让他很是担心。他先找到AT,问他到底怎么了。


    AT也知道自己不对,每次看到Knight想和自己说话都找借口远离,他也不好受。他只能答应十二自己会解决好这个问题。


    在又一次吃完饭后Knight问他要不要一起玩时,AT终于有了回应,却是不答反问:“你和大仙在交往?”


    Knight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么想?”


    果然,AT长出一口气,是自己想太多,Knight当初说的“一样”没有骗他,他目前还没有喜欢上大仙。之前故意在自己面前提起大仙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了。


    知道自己还是有机会的,AT想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恢复两人从前亲密的关系。他想着Knight那样的人,从前那么喜欢自己,怎么可能轻易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肯定是嘴硬,没看他都没答应大仙的追求吗?


    然而马上就是大仙生日了,AT一直盯着Knight,谨防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他就被大仙借着生日的名义表白,届时Knight那样温柔的人肯定不会拒绝他。


    可大仙什么也没做,Knight甚至只是挑了一件好看的衬衫送给他,AT还不放心地借着担心的名义套着话:“你确定只送这个给他?”言外之意就是你有没有送其他的东西给他,AT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Knight的脸可疑地红了,走在后面的AT却没看见。他只听见Knight一如既往软软的声音在说:“他说的只要这个。”


    如果AT翻过Knight超话,就应该知道这件衬衫是Knight之前穿过的同款,那张自拍照里除了衬衫,还有大仙给他推荐的破洞牛仔裤。可惜,AT什么都不知道。


    此刻的AT对大仙不趁机占便宜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他跟着Knight一路走到大仙旁边,看着大仙拥抱Knight之后收下Knight的礼物。感觉他俩好像有话要讲,虽然不高兴,毕竟还是要尊重寿星,AT只能独自走到另一边的自助餐旁边化不爽为食欲,很快就吃了个六分饱。


    大仙的生日聚会,老帅作为队友也来了。他看着寿星旁边被轻易逗笑的Knight,再看看一旁浑然不觉只顾低头吃东西的AT,忽然觉得或许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都是错的。他不禁开始怀疑:“阿泰,你是真的喜欢四爷吗?”一时不察,他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AT很纳闷:“老帅,你在说什么啊?!”他居然说我不喜欢k奈特,这怎么可能嘛?!


    老帅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他不答反问:“你喜欢四爷什么呢?”


    AT想了一会,回答他:“他对我好啊!”


    “我也对你很好。当然我不是说要你喜欢我,我只是想说明你这个理由不成立。”


    “全世界他对我最好!”AT的语气不容反驳。


    “你现在看看四爷,你的感受如何?”


    AT看向Knight,发现即使没有自己,他也笑得很开心,“我很开心,因为他很开心。”


    “不会吃醋么?让他开心的人可不是你啊。”


    “结果一样,就够了。”


    “我认识的阿泰可不是这么大度的人。”老帅笑了,突然转移话题:“四爷送的礼物是什么?”


    “一件衬衫。”AT有点不解,“是大仙要求的。”


    “是不是黄色格子的?”得到AT的肯定后老帅叹了口气,“你是不是都没发现这件衣服四爷也有?”


    AT不以为意:“那又怎样?情侣衫?我和k奈特的多了去了。”


    “可你的是怎么来的你还记得吗?是四爷买的。确切地说,你的所有衣服都是四爷买的,他只是根据自己的喜好给你买了衣服,并不是特意给你买了一样的衣服。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出发点不同。”老帅喝了口酒,“而且在心意没有表明的情况下,情侣装也只是两身相似的衣服罢了。”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你还强调这一点,是故意的吗?”AT表示很心塞。


    “不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四爷从前只给你买衣服,现在却给大仙买衣服了,你为什么注意不到这点?你是真的喜欢四爷吗?”


    “……”AT不想承认他确实没注意到这一点,可他还是坚持,“我喜欢k奈特,我很确定。”


    “有一句话我觉得很适合你对四爷的感觉。”老帅怕他听不懂,把话写在手机上给他看:“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后来想起拖米拉起的五排车,AT和Knight还有大仙路西法都在。拖米虽然一直强调自己要玩中单,选英雄的时候大多远了辅助,只是为了让AT玩中单。路西法自然是上路的,剩下的只有Knight和大仙。大仙从来都是先问Knight要玩什么,如果是射手,就会让他打野,自己去边路。即使Knight固执地选择边射,大仙也会默默给他留一个红buff,让他不至于被彻底压制。


    忽然发现Knight和大仙是一样的人,喜欢的时候从不声张,只是默默关心着。从前的AT是那个被喜欢的人,从前的Knight也是。不一样的是AT没发现,错过了;而Knight发现了,选择放弃了无望的等待,成全另一个等待。


    不久之后,Knight在朋友圈公布了自己的恋情,另一半自然是大仙。一众朋友都在下面回复着祝贺的话,问题却全抛给了AT,都私聊他问他为什么。AT也很疑惑,他去问Knight,Knight回复了那句相同的话:“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AT终于明白,他们只是不够爱,这样的感情,只能称之为喜欢。Knight对他的喜欢敌不过大仙对Knight的爱,而他对Knight的喜欢敌不过Knight对他的喜欢。于是一个只能放弃,一个只能错过。